步惊云

碎念 2016.11.22

雰翂:

  始终偏爱雨天。潮湿而清新的空气,不会惹人不适,反而振奋精神,视野变得无比清晰。

  喜欢雨天,雨天总是远离喧嚣的,雨声也总是显得宁静。这种宁静令心平静。

  我想我应该有很多话想说的,但提笔之时却总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生活似乎并不在我的预料里,却也没有惊喜,平淡无奇。

  想懒洋洋地躺着,却避不开手机的消息。总有些时候,我会憎恶网络。它将人们以一种漠不关心的姿态紧密联系在了一起,彼此陌生,彼此相识,却互不关心,互不在意。

  我想写长长的信。想来信件真的是一种温情的通讯方式,虽不频繁,但每一封都承载着最为真挚的心意。它会与墨迹一起,带着温度被送至远方,这种真实感,是网络通信无法拥有的。

  这样说起来,倒显得是我大概有点老了。

*

  有些许觉得,生活就像一场互相的绑架。明明没有一个人真心实意,又都舍不得放手。人际关系,活动,工作,学习,好多东西都是这样,不想做的去做了,想要的却放弃了。就算知道这并非什么强制性的事情,大家还是会去遵从。

  得非所愿,愿非所得。

  大多数的观念,都有社会教化的影响。我们的世界,建构于我们的语言之上。实际上,我们的自我意识小得可怜,而我们还在不停地压榨它。这个社会,在宣扬着多元化发展的同时又呕心沥血地想要把人们塑造成同一个模样,最起码,有一个近似的目标。它需要多元的外表,却惧怕多元的灵魂。

*

  各种念头在我头脑里闪现,却难以记录。早上醒来时,头脑在没有闹钟的情况下瞬间清醒,而梦境还萦绕未散。

  突然想起,之前我提过的,肉体和精神应各自独立这样不正的三观。按这样说来,是精神进入了肉体,才形成了“我”的意识。那么梦境,是不是真的昭示了其他世界的存在?精神在穿梭,落于不同世界的不同的肉体,构成了不同的“我”的意识。而我,恰好拥有着这具身体,因此当它来到我的身体时,我便感到真实了,以此区分开了梦境。

  脑洞是有点大的,我却隐约地想要这样去相信。

  大概,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存在,那会是一种比血缘更为亲密又全然陌生的存在。

  单是这种设想,就足够迷人了。

评论

热度(5)

  1. 步惊云晏予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