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惊云

聪明的女人靠什么赢得尊重?

茉言心语:


作者:卢梭

我认为美德之能够巩固爱情,犹如它之能够巩固自然的权利,如果一个情人具有美好的道德,她就可以像做妻子和做母亲的人那样行使同样的权能。凡是真实的爱,都是充满着热情的,其所以那样地充满热情,是因为在想象中始终存在着一个真正的或虚幻的完美的对象。

如果在情人的眼中看来那个完美的对象是没有什么价值的,是一个只供官能享乐的工具,在他的心目中哪里还能燃起一股激烈的热情呢?如果是抱有这种看法的话,他的心是热不起来的,是不会去追求那使情人心醉神迷、情意缠绵的高尚的乐趣的。

我承认爱情是空幻的,只有情感才是真实的,是情感在促使我们去追求使我们产生爱情的真正的美。有人说,这种美在我们所爱的对象的身上是不存在的,它是因我们的错觉而产生的。啊!这有什么关系呢?我们是不是因此就可以不那么热烈地把我们所有的世俗的情感奉献给这个想象的模特儿呢?是不是因此就可以不拿淳厚的心对待我们所钟爱的人呢?是不是因此就可以不抛弃我们卑劣的欲念呢?

一个男人不愿意为他的情人牺牲生命,这哪里是一个真心的情郎?而一个愿意为爱情而死的人,他心里还有什么粗俗的肉欲?我们嘲笑旧时的骑士,其实只有他们才是真正地懂得爱情的人呢,至于我们,我们只知道贪图色情罢了。传奇式的爱情观之所以在我们看来觉得可笑,并不是因为我们有了理性,而是因为我们有了不良的风俗。

不论在哪一个时代,自然的关系都未曾改变过,由自然的关系中产生的或好或坏的影响也始终是一样的,尽管人们用“理性”这个词来掩饰他们的偏见,那也只是在表面上改了个名称罢了。对自己进行克制,始终是一个很高尚的行为,即使是因为听从荒唐的说法而克制自己,那也是很高尚的;只要有真正的爱好荣誉的心,有见识的妇女就会按她的地位去寻求她一生的幸福。

对一个心灵高尚的美丽的女人来说,保持贞操是一个极为可贵的道德。她看见整个的世界都在她的脚下,她战胜了一切,也战胜了她自己。她自己的心就是一个宝座,所有的人都来向它表示敬拜;为两性所尊重的温柔和专一的情感,以及世人的敬重和她的自尊心,不断地使她感到她在某些时候进行的斗争是光荣的。

她所遭遇的艰苦是转瞬即逝的,然而她在艰难困苦中获得的荣誉是永不磨灭的。一个高尚的妇女,当她以自己优良的品德和俊秀的容貌而引为骄傲的时候,她心里是多么愉快啊!一个钟情的女人是比莱斯和克利奥帕特拉更能领略肉体快乐的美的;即使将来她的容颜消失了,她的光荣和快乐的心情仍然是存在的;只有她才能够在回忆往事的时候感到快乐。

所负的天职愈艰巨,则我们之所以要担负这些天职的理由便愈加鲜明。道貌岸然地用一本正经的话来谈这些极其重大的事情,年轻的女子是听不进去的,是不能够把她们说得口服心服的。由于这种语言同她们的思想状况太不相称,她们背地里就会把那些话当成耳边风,一点也不重视,所以,结果是反而容易使她们听任她们的倾向的发展,而不能够从事情的本身中找出她们必须抵抗她们的倾向发展的理由。

毫无疑问,如果我们采用良好的教育方法去培养一个女孩子,则她就可以获得抵抗各种引诱的武装,如果我们只拿一些一本正经的话去灌注在她的心里,或者说得更确切一点,灌注在她的耳朵里,则她一碰到一个狡猾的引诱者,她就肯定会变成他的牺牲品。

人们说,一个年轻而漂亮的女孩子绝不应当轻贱她自己的身子,她应当认真地悔恨她的美色使男人犯了巨大的罪恶,她必须诚心诚意地向上帝忏悔她成了男人贪婪的对象,她必须相信她自己心中的那一片柔情蜜意是魔鬼虚构的。我们应当针对她们本身举出一些切实的理由,因为以上所说的理由是不能够打动她们的心的。

更坏的做法,而且也是人们常常采用的做法是:使她在思想上产生矛盾,先是说她的身体和美丽的容貌已经沾染了罪恶的污点,从而使她感到羞辱,然后又要她把这样可轻可贱的身子当做耶稣的圣殿似的加以尊重。过高和过低的观念都同样是不足以说服人的,是不能够自圆其说的;因此,必须举出一些能够为女性,并且能够为她那样年纪的女孩子所能懂得的理由。只有在你说明了她之所以要尽那些天职的理由之后,你才能够使她重视她的天职:“只因不准许,她才未犯错误,而最终她是非犯错误不可的。”

如果你想使年轻的女子喜欢良好的品行,那你就不要再三再四地向她们说,“你们要规规矩矩”,而应该使她们意识到规规矩矩的行为将给她们带来巨大的利益,应该使她们认识到规规矩矩的行为的全部价值,而且使她们喜欢这种行为。

仅仅给她们指出在遥远的将来要获得这种利益,那是不够的,必须马上从她们那样年岁的人所有的种种关系中,从她们的情人的性情中使她们看到这种利益。必须向她们描述有品德的男子是什么样子,教她们怎样识别这样的人,怎样爱他,怎样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爱他;要向她们证明,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把她们看作朋友、妻子和情人,使她们得到幸福。

要通过理性去培养她们的美德;要使她们认识到,女性能否树立威信和获得优越的地位,不仅取决于她良好的行为和性情,而且还取决于男人的良好行为和性情;此外,还要使她们认识到,她们对卑鄙恶劣的人是没有办法的,不尊重道德的人是不会尊重他的情人的。

可以肯定的是,当你向她们讲述我们这个世代的风俗的时候,你将使她们对这种风俗产生一种内心的厌恶;如果你把时髦的人物指给她们看,她们便会对那些人表示轻视的;她们将鄙弃他们的种种说法,厌恶他们所表现的种种情感,看不起他们的虚伪的殷勤;她们将产生一种高贵的雄心——要赢得伟大的和坚强的男人的尊重,要成为斯巴达式的妇女,要指挥男子。

一个脸皮很厚和诡计多端的女人,只知道用撒娇撒赖的办法去勾引情人,只知道用笼络的办法去保有情人,因此,只能够在一些普通的小事情上把她的情人当奴隶使用,至于在重大的事情上,她就不能驾驭他了。

至于一个长得又聪慧又可爱的诚实的妇女,能够使她周围的男人不得不尊重她的女性,平时寡言鲜笑十分端庄的妇女,一句话能够取得男人的尊敬和爱的妇女,只要她做一个手势,就可以把他们差遣到天涯海角,就可以叫他们到她所指定的地方去作战,去争取荣誉,去牺牲生命。在我看来,这种威信是崇高的,是值得花一番心血去获得的。

评论

热度(13)

  1. ymc_3000茉言心语 转载了此文字
  2. 经过茉言心语 转载了此文字
  3. 步惊云茉言心语 转载了此文字
  4. Letty茉言心语 转载了此文字
  5. 在云端茉言心语 转载了此文字
    文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