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惊云

贪得(五)

珍惜

枳岛夏树:

人生是该由自己掌控的 黎楚一直都这样觉得 萧清让是她的 至少现在还是
见到苏雾那天 她不是没看到萧清让眼里的仓促 温冽始终都是他心里的疤 他不说 可是谁都知道
为什么两个明明相爱的人 就喜欢互相折磨 看上去就像一种死无对证的深情
所有的突然 偶遇 命定 都有漫长的伏笔
黎楚在百货大楼前等着萧清让 已经迟到10分钟了 巴不得时间就此静止 谁都就此消失 都不复存在 一切都只是一场时间开的玩笑
“阿楚 我来了”不远处传来萧清让清冷的声音 带着一丝喘息
黎楚深吸一口气 转身 :“清让 我们走吧 今天要买好多东西呢”语调欢悦遮掩她内心的巨大波动 掀起了一场海啸 没有任何人知道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 信息来自苏雾
“她自杀了 第一人民医院 来不来随你”
从来没有想到过温冽会走到这一步 萧清让脸色沉重 一旁的黎楚看出了不对劲 问他:“怎么了 有什么事吗”挽着他的手下意识的更紧了一些
“没事 我们走吧”
“要是有急事的话 你先走吧 我自己去买可以的”脸上扯出一丝微笑 女人的直觉总是很敏锐的 一定是关于温冽 在这个时候第一直觉竟然是拱手相让
“陪你更重要”
赢了吗 自己是赢了吗 没有一点胜利的快感 反而觉得心酸 难道是两个同病相怜的女人之间的惺惺相惜吗
可笑 竟然开始同情起自己的情敌 同情每天陪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忘不掉的那个女人

温冽躺在病床上 脸色苍白干净 没有一丝血色 针头扎在瘦到皮包骨头的手上正源源不断往身体里输送血液和药水 白皙的手腕包着纱布 隐约透出红色 嘴唇干裂 空气里似乎弥漫着一股血腥味道 甜腻辛烈
苏雾坐在一边 看着昏迷不醒的温冽 手上握着手机 发出去的短信没有任何回复
“我说温冽是疯了吗 为了一个男人 至于把自己搞成这样吗 连自己都不心疼 谁会心疼她”声音从病房门口传到苏雾耳朵里 想都不用想 一定是顾斟歇

评论

热度(13)

  1. 步惊云枳岛夏树 转载了此文字
    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