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惊云

〇 °:

同时代的文化事件,同时代人探讨的大命题,对你而言,空无一物。

人好像不必要步入什么圈子。
尽管艰难,但证明是可行的。

假如对当代的中国没有什么思考,直接去别的国家,是不是就意味着切断了“脐带”?

脐带,根本不存在。每个国家的知识分子都在思考各自所处的世界——以已有的现状为基础。
这是很没意思的,它无解。
除非世界的发展定格,不然,人构建的稳定系统,思索下去,不会有止境。
这个数量太庞大了,人没办法预测,更没法阻止。

一个人抗争,与结盟抗争,都是微不足道的。

请注视那些你不会与之发生争执的事物。
鸟,天空,日落,青草,蝴蝶。

人们形成了声音的链条,却不知道要到哪里。
人在这里生活,不是为了学会独立,成为自己吗?

人为了“这个社会变得更好”而奋斗,说来说去一个人和另一个人有什么区别?
回归自我,回归自然。
人群掩盖掉很多风景了。

生而为人,不必从众。
一个比较好的社会,应能够“很好”地尊重“少数人”

人只要增加自己的亮度就行了,不需要发表那么多声音。这不应是评论家的天下。所以有些评分社区,在我看来,很无聊。

人要自己去发现些东西,自己甄别。
如果群众不信任自己,那么是否可以认为这些“公信力”其实是中空的?


有一颗童心,少年的勇往直前,看淡世事的镇静,就没有什么能阻止你。


之前写:
这固然和大多数人的认知方向不同。
只不过,对哈姆雷特本人而言,则只有他自己一个哈姆雷特,并没有那么多后来者的观点。


希望
成为很美好的人
在三四月的微风里,星空下
鸟,带领我们飘着
别忘了
山坡的石子很香
适合
压住一片树叶
压在水底,做梦

花,开得很凶
羊群,抱成一团
咩咩哭着
胡噜胡噜毛儿,吓不着


评论

热度(11)

  1. 步惊云 转载了此文字